1.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sdluzun.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爵士赛程

      陈淑彦 78699万字 20547人读过 连载

      卖给了我族的一名蛊师。后来贾富大人出现,解决了这个纠纷。”“我再到酒铺去,没有想到正好碰上贾金生在那里喝闷酒。我刚刚得了酒虫,心中欢喜的不得了,就想问问看这酒虫能卖多少元石。哪知贾金生得知我有酒虫,就想强买。我当然不愿意了,我根本就不想卖酒虫的,只是想明确酒虫的价值而已。要卖也至少得到我二转之后,所以当场我就走了。”方源这一席话,将贾富和贾金生的矛盾公布了出来,这让家老们看向贾富的目光,都变得有些意味深长。在这些目光的压力下,贾富咳嗽一声,双眼精芒一阵闪烁,问向方源:“那我弟弟贾金生,之后有没有再去追你?”方源点点头,半真半假地道:“他不仅追了过来,还加了五十块元石。但我根本就不想卖,他很愤怒,扬言说古月一族算什么,叫我今后小心一些。说完狠话,他就走了。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贾富暗暗点头,以他对贾金生的性格了解,肯定会追上去。放狠话也是贾金生的一贯作风。若是方源说贾金生没有追出来,他就料到这必是假话。但方源既然如此说了,这就让贾富有些为难。他调查的结果,就止步在此。贾金生是不是真的就没有再找方源?也许贾金生后来又找到了方源,双方谈不拢,结果被方源所杀——这完全是有可能的。“说,贾金生是不是你杀的!”想到这里,贾富厉色逼问,企图以气势压迫方源。方源则矢口否认,一口咬定从此就再也没有见过贾金生。贾富再没有其他的证据,一方逼问,一方否定。事情到了这里,便陷入了僵局。古月博听着听着,脸色有些不快了,这个贾金生居然敢在青茅山,如此威胁古月一族的人。这明显是不把古月一族放在眼里!现在贾富又当着古月高层的面,如此逼问古月族人。要是有确凿证据也就罢了,现在明显是没有关键证据,这事要传出去,自己的脸面往哪里搁?“贾老弟,不是老哥多嘴啊。”族长打断了贾富的逼问,道,“贾金生失踪这么多天,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凶手造成这场血案,那必定就会有蛛丝马迹。不知道老弟你还查到什么没有?”贾富狠狠地瞪了方源一眼,仰头长叹一声:“老哥的话,我又岂会不知!若是有蛛丝马迹,贾某人就不会到老哥你这儿对质来了。那凶手显然是个惯犯,手段毒辣又周密。不瞒老哥,所有线索都断了,我们离去那天,又下着大雨,就算是有血腥气也被洗刷了。”古月博淡淡一笑:“贾老弟,我听说你们贾家有一种追踪蛊虫冥路蝶,能散发魂香,种在蛊虫上。此香无色无味,历久弥新。你们贾家族人的蛊虫上,都沾染了一丝魂香。只要利用冥路蝶,循着这缕魂香,就能找到蛊虫,从而找到族人。”贾富脸色阴沉:“冥路蝶我早就用过了,根本没有效果。想必古月老哥也听说过,只要蛊虫一死,魂香就散了。显然那凶手已经把我弟弟身上的蛊虫,都一一灭杀了!”古月博话锋顿时一转:“这就奇了。那凶手害了你的弟弟,一不要他的蛊虫,二没有递来绑票,勒索元石。那凶手杀他一个小小的一转蛊师,是图什么呢?”是啊,图什么呢?不管贾金生有没有死,害他的凶手总得有动机吧。一不为蛊虫,二不为元石,难道是情杀?但若是情杀,总得有个时间的积累过程,他贾富就不应该找上门来。商队中人和贾金生朝夕相处,才更有嫌疑啊。一时间,议事堂中陷入了沉默。方源不着痕迹地扫视众人一眼,忽然对贾富道:“也许贾金生就是你干掉的呢。我早就听说,你们贾家要分家产,死了一个兄弟,你分到的家产不就多了吗?”“住嘴!”“空口无凭,不得随意指责贾富大人。”立即就有家老低喝出声。方源立即住口不说,他目光隐晦地闪了闪,其实他已经达到目的了。他刚刚的一句话,就像是一个小石子,投在家老们思维的湖泊当中,荡漾起一圈圈的涟漪。家老们顺着这层涟漪,思维不由地发散开来:“贾富是不可能杀死贾金生的,这对他来讲,损失要大于收益。等等,他不做,未必其他人不会做……”“贾家内斗!”不知是哪位家老灵光一闪,轻声地道。他声音不大,但是在寂静的大堂中却很是清晰。一时间,众多家老的目光都骤亮起来。“终于想到这方面了。”方源撇撇嘴,眼帘垂下,掩盖住眼里的一抹冷光。贾家族长要分家产,传族长之位,因此几个儿女都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尤其是贾富和贾贵两位,皆是四转蛊师修为,身边都拥有一批拥护者。这些年,贾家这些情报许多山寨都多少知道一些。贾金生遇害,这事情太蹊跷了。目前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证明方源就是杀人凶手。单单为了酒虫杀人,动机明显不足。同时凶手手段也不会这么机密严谨。但如果是贾贵暗中出手,那就可以解释了。在场的几乎都是高层人物,但凡身居高位者,必有过人之处。至少对于政治阴谋,有这敏锐的嗅觉和洞察力。贾家内斗这四个字,无疑给联想丰富的众人插上了一对想象的翅膀。贾家族长安排贾金生加入商队,其中一个用意就是为了考察贾富的性情,是否仁爱厚道,只打压而不欺压兄弟。贾金生出事了,贾富也会受到牵连,真正受益者是谁?明显是和贾富的最大竞争对手——贾贵!在加上凶手行事如此老辣,所有的线索都几乎被掐断了,可见凶手经验之丰富。怎么可能是方源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做的呢?所以一切的答案,就呼之欲出了!议事堂仍旧被沉默笼罩着,但是在场的家老都相互交换着饱含深意的眼神。“让人从内心深处相信某个可能,不是靠说服,而是引导啊。”方源敏锐地察觉到这些眼神,心中冷笑一声,脸上则仍旧呈现出一副不甘忍受冤屈的倔强神色。贾富的面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贾家内斗”四字一出,他瞬间就想到了贾贵。在那个刹那,他的整个灵魂都开始颤抖!还有谁,比贾贵更有动手的可能?没有了!“我看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学堂家老站在方源的身后,看着方源,眼中精芒一闪,“方源既幸运又倒霉,碰巧在最后的时间遇到了贾金生。就凭他还刚刚上学堂的年纪,怎么可能把线索都掐灭掉?若是他有这份深沉周密的心机,怎么可能表现的如此桀骜倔强呢。他刚刚矢口否认,无非是想掩藏酒虫的存在罢了。”一时间,所有人对方源的怀疑都已尽去!“洗净嫌疑只是第二步,下面才是关键的时刻了。”方源运筹帷幄,事态发展皆在胸中,不出所料。他在心中一叹,看向贾富。贾富也望着他,眼中的不善已经越来越明显。第五十七节:君子的谎言贾富很纠结。他现在心中已经排除了方源的嫌疑,几乎确定贾贵就是幕后黑手了。“但我就算知道了真相,又能如何呢?”贾富的心头涌起一股悲愤,“我手中没有任何的证据,若是我空口无凭地到父亲面前指证贾贵,恐怕父亲还认为我要陷害他呢!”贾富很精明,他看向方源,双眼中精芒一阵爆闪。贾金生是随着他一起走南闯北,贾金生如今失踪,他贾富自然就有照顾不周的责任!既然指证不了贾贵,那么他就必须给父亲有个交代。而这个交代,就在眼前!“不错,若把这个方源当做替罪羊,也算能勉强交代过去。只要过了这个坎儿,我就有可能再双倍地讨回来。”贾富心中恶念顿生。他猛地提高声调,又对方源厉声逼问:“方源,你怎么证明你没有暗害贾金生?”众家老不由地一愣,这事情明摆着是你贾家内斗,怎么还抓住我族人不放呢?唯有古月族长面色一沉,目光转厉,紧紧地盯向贾富。“方源,你有什么证人,证明你不在场,没有时间暗害贾金生?若没有的话,你就是凶手!”贾富一手指向方源,怒目圆瞪,气势逼人。“他贾富这是要把我族的方源推出去,当做替罪羔羊啊。真是岂有此理!”这一会儿,众家老也都反应过来了,各个脸色都变得不善。他们长期勾心斗角,稍稍一想,也就领会到了贾富的立场和打算。“证人?当然有!我早就安排好了。”方源暗自一声冷笑,表面却作出一副百口莫辩,张口欲言却说不出话的逼真神情。“其他的都不用说,你只要告诉我有没有!”贾富声音再度拔高,逼压方源。方源一副愤慨不平的模样,最终似无奈地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没有。”“哈哈。那你就是——”贾富刚要大声宣判,就在这时。“慢!”学堂家老一个跨步,挡在了方源的面前,一脸肃容,“他当然有证人,我就是他的证人!”“你?”贾富惊疑。“不错,就是老夫。”学堂家老面对四转的贾富,语气有点虚。但是看到族长古月博投来的鼓励目光,他底气顿足,把头一昂,“这些天方源意外地率先晋升中阶,我便差人暗中调查。他的每一天的行踪都记录在案,根本就没有暗害贾金生的时间。”“对,就是这样……”方源隐藏在学堂家老的背后,谁也没有看到他此时的嘴角,微微勾勒出的一抹笑意。贾富脸色铁青,他没有料到学堂家老会忽然站出来,担保方源。更关键的是,古月族长也没有反对。这意义可就重大了,代表着古月一族要保这个方源。“我懂了!我一心想要让方源当做替罪羊,只是从自身出发,却没有考虑到他们的感受。不错,方源一被顶罪,古月一族就要承担谋害贾家族人的恶名。今后就要面临贾家的报复,名誉还会折损,未来商队也不敢过来交易,那损失就太大了!”想到这点,贾富懊恼地恨不得拍打自己的脑门。古月高层,正是如此的想法。方源只是丙等,若真是他害了贾金生,把他交出去,也不算什么。但是关键是,现在他的嫌疑已经被洗净了,若还把他交出来,古月一族岂不是要蒙受大量的,不必要的损失么?知道这个矛盾已经不可调和,贾富咬了咬牙,决定坚持到底,他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不妨让我动用一下足迹蛊。此蛊用了,便可在地面上显示出最近三万步的足迹。”学堂家老立即不悦地冷哼了一下。贾富说这话,明显是不相信自己。但他也没有阻拦的道理,于是侧身让过。“来测吧!”方源望着贾富冷笑,昂首走到他的面前。他自信十足,因为早就料到了这个因素。因此这些天,都缩在山寨中活动,石缝秘洞根本就没有涉足。在古月高层的密切注视之下,贾富没有耍弄花样。足迹蛊形状十分特别,就像是人的一只脚。它的材质就像是一块半透明的冻乳,给人滑嫩的感觉,表面还泛着一层黄绿色的荧光。体型倒是不大,只有掌心大小。贾富拿在手中,真元喷涌而出,灌注到足迹蛊之中。足迹蛊越来越亮,忽然砰的一声轻响,炸成了一大片黄绿荧粉。荧粉呼的一下,罩住方源,在他的身边旋转一圈,然后就飞出了议事堂的大门。在荧粉飞过的一路,地上顿时就显现出一连串的脚印。这些脚印都散发着黄绿色的荧光,大小和方源的两只脚一模一样。正是他刚刚进来议事堂的足迹。足迹一直从家主阁延伸出去,到达学堂宿舍,然后就在学堂这块绕圈圈。除此之外,就是到达山寨的客栈。黄绿荧粉越飞越少,最终在第三万个足迹上,彻底消失。结果出来,众人查看,顿知方源一片清白,毫无疑点。贾富深深地叹了口气,又从怀中取出一方小巧的玉盒。他把玉盒打开,玉盒中只存了一个玉片。玉片呈现半透明的翠绿色,里面则封印了一只蛊虫。这是一只竹节虫,它身躯纤细而又修长,如碧玉一般的颜色,整个身躯就像是一段圆溜溜的竹管。竹节虫一般体长都要超过一个巴掌,但是这只却不是,只有指甲盖的长度。在它的表面,还微微散发着白色的光芒。“青玉为躯,白华覆体,这是竹君子啊!”当即,就有家老认出了这蛊虫,惊叹一声。就连族长古月博都动容了,不禁劝道:“贾老弟,这竹君子乃是四转蛊虫,炼之不易。何必要浪费在此处呢?”贾富摇头,看向方源:“这竹君子是我年少时,一次偶然解石而得。石头只解了一半,没有再解下去。众所周知,这蛊虫以真诚为食,天生就能测谎。只有从小到大都没有说过一句谎言的至诚君子才能炼化、喂养这蛊。”“方源,你只要把石头解开,将虚弱的竹君子收到空窍当中去。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然后再把此蛊取出来,让我们大家看看这虫有无变色。只要变色了,就说明你在撒谎!”“毫无问题。”方源没有一丝犹豫,当即解开玉片,按照贾富所说的做了。竹君子一出现在空窍之中,立即散发出微微的绿芒,照彻整个真元海。方源顿时感到,只要他说出一句谎话,这竹君子就能感应到,从而身躯由绿色变成其他颜色。但是他之所以应承下来,也是有底气的。“春秋蝉!”他一个念头,沉眠中的春秋蝉顿时苏醒过来,散发出一缕气息。这气息恢弘无比,立即死死地镇压住竹君子。竹君子散发出的绿色光芒,顿时咻的一下缩回到体内。整个身躯都蜷缩起来,害怕得瑟瑟发抖。哪里还有余心余力能感应谎言?贾富开始发问,他的第一句话就直指中心:“方源,你有没有害我的弟弟贾金生?”“没有!”方源斩钉截铁地答道。贾富又问:“你知不知其他关于他的消息?”方源摇头:“不知。”贾富再问:“你刚刚对我们大家说的话,有无不实之处?”方源再摇头:“没有。”“好了,你可以把竹君子取出来了。”三句问完,贾富道。方源将竹君子取了出来,众人望去,只见竹君子表面仍旧是一片碧绿之色,毫无变化。一干家老都松了口气。贾富的面色也缓和下来,他收好竹君子,向古月博一拱手:“这次多有得罪了,古月兄。”“无妨,能让真相大白,也是我们想要看到的。”古月博摆摆手,随后又叹息一声,“只是可惜了这只竹君子。”竹君子有测谎之能,品阶高达四转,价值非常之大。但是喂养、炼化都十分不易。它必须是由至诚君子才能炼化。只要其他蛊师,说过一句谎话,炼化竹君子必定失败,竹君子也会当场死亡。它的食物,就是真诚。至于寄居在至诚君子的空窍当中,食用君子的真诚才能生存。现在这竹君子被开出来,虚弱至极,但是却没有食物来恢复元气。又经过方源刚刚这一使用,死亡已经是定局了。贾富却摇摇头,望着手中将死的竹君子,似乎并不可惜。他沉声道:“此事我已经尽了全力调查,可惜力有未逮。这次回转家族,我会重金聘用捕神铁血冷,一定会将此事调查清楚!告辞了。”说完对古月博一拱手,转身便走,干净利落,倒也显得有些风采。望着贾富一干人等离去的背影,古月博长长地舒了口气:“你们也都可以走了。”他向众家老挥挥手,仿佛想到什么,又道:“学堂家老留下。”没有少一根汗毛,方源安然无恙地走出了家主阁。第五十八节:家族里不是只有规矩“族长,您找我有什么事?”学堂家老恭敬地站立在一旁。“也没什么事,坐罢,我这里有一个故事想说给你听。”古月博眯着双眼,语气悠悠。“属下洗耳恭听!”学堂家老便选择了下首,最靠近族长的位置坐下。族长古月博便说了人祖的故事。话说——自从人祖道出了正确的名字之后,就降服了规矩二蛊。他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叫它们为自己捕捉一只寿蛊。规矩二蛊一方一圆,合力之下,能捕捉天下万蛊,一只寿蛊自然不在话下。人祖用了寿蛊,顿时重获青春,回到了二十岁的年龄。但此时规蛊却对他道:“人啊,你虽然降服了我们,但是你每次命令我们,都要增加一条规矩。矩蛊也跟着道:“我们为你捕捉了寿蛊,这是第一次命令。我们的新规矩就是,不会再为你捕捉重复的蛊虫。”也就是说,若是今后人祖再要捕捉寿蛊,规矩二蛊是不会出手的。人祖点点头,只能答应下来。他开口下了第二个命令:“那么除了寿蛊之外,就请你们将天下万蛊,都替我捕捉过来吧。”规矩二蛊得了这个命令,顿时规蛊变成无穷大的一个圆,囊括了宇和宙。矩蛊变成无穷大的一个方,涵盖了大世界。一方一圆组成一张巨网,将整个天地乾坤都笼罩住。当它们重新缩小,回到人祖手掌心的时候,天下万蛊除了寿蛊之外,都被它们捕捉到了。人祖大喜,这样一来,天下所有的蛊虫都归属自己了,从此以后他将是世界之主!然而当他打开方圆的丝网时,哗啦一声,一股巨大的虫流向外喷涌而出。规矩二蛊辛辛苦苦捕捉来的蛊虫,都争先恐后地飞走了。当人祖连忙地合上方圆的网时,里面只剩下五只蛊虫了。“这是为什么?”人祖很惊诧。规矩二蛊便回答他:“人啊,天底下的蛊虫成千上万,各式各样,你一没有力量,二没有智慧,如何降服得了它们呢?我们只能替你捕捉蛊虫,你要靠自己降服它们,才能让它们为你效力。”然后它们又道:“这是你第二个命令,我们也要再加第二条规矩——从今往后,我们一次只能为你捕捉一只蛊。”人祖只好点点头,他小心地掀开丝网,只露出一条缝隙。剩下的五头蛊虫中,就有力量蛊,还有智慧蛊。人祖看到这里,很是欣喜。他就对力量蛊说:“力量蛊啊,你当年离开了我,现在有没有后悔?你现在臣服我,我就能还你自由。”力量蛊却说:“人啊,你错了。我之所以没有飞走,不是没有机会,而是想留下来。你要降服我,是不可能的。我只臣服于力量比我强大的存在,而你不行。不过我们可以再做交易,你把你的青年给我,我就可以暂时听从你的命令。”人祖听了这话,有些不舍。自己刚刚得到了青春,难道就要失去了吗?但他十分渴望力量,他知道拥有了力量之后,自己就会变得强大,生活也会变得容易。再说,拥有了力量,才能降服更多的蛊虫。于是人祖就再次答应了力量蛊,和它达成了第二次交易。人祖一下子就到了中年,力量蛊从规矩的网中飞了出来,落在了人祖的肩头。人祖有了力量,底气顿时足了。他又对智慧蛊道:“智慧蛊啊,你当年离开了我,现在有没有后悔?你现在臣服我,我就能还你自由。”智慧蛊却道:“人啊,你错了。我之所以没有飞走,不是没有机会,而是想留下来。你要降服我,是不可能的。我只臣服于比我更智慧的存在,而你不行。不过我们可以再做交易,你把你的中年给我,我就可以暂时听从你的命令。”人祖听了这话,却不想再交易了。他比上一次更珍惜生命了,而且他也知道,一旦中年也卖出去,他就只剩下老年。然后过不了多久,力量蛊和智慧蛊又会离他而去,就像上次那样。人祖不愿意做交易,但又不想放了智慧蛊。智慧蛊有些急了,只好退让一步,道:“好吧,人,你赢了。我这一次败在了你的手上,只要你告诉我你是用什么方法捉到的我,我就承认失败,不收你任何的东西,从此为你所用。”人祖听了这话顿时大喜,规矩二蛊都没有来得及阻止,他就脱口而出:“我是用规矩二蛊,捕捉到你的。”智慧蛊听了哈哈大笑:“我记住了,原来这两只蛊的名字叫做规矩。哈哈,我现在知道了你们的名字,你们再也捉不住我了。”说完,它就化作一道光,飞了出去,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规矩二蛊都抱怨起来:“人啊,我们老早就告诉过你。我们的名字你最好一个人知晓,不要让其他存在知道。否则我们就要为别的存在所用了。现在好了吧,智慧蛊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名字,事情麻烦了。”人祖这才知道自己上了智慧蛊的当,他十分懊悔,他知道他丧失了用规矩捕捉



      最新章节:第521章 属生什么意思是什么生肖

      更新时间:2021-06-13 15:42:14

      爵士赛程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中国足球电竞联赛视频
      第567章 疫苗接种党史
      第566章 热火赛程
      第565章 衬衫牛仔怎么搭配什么裤子
      第564章 竞彩足球赛程
      第563章 中国武术职业联赛
      第562章 近期电视剧女主
      第561章 酷狗制作叫卖声
      第560章 2017欧冠比赛时间
      爵士赛程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特斯拉更改数据
      第2章 时尚喇叭黑色裤
      第3章 北京国安主场赛程
      第4章 中超联赛积分榜
      第5章 小西服外套批发市场
      第6章 全运会乒乓球赛程直播
      第7章 cctv5欧冠直播表
      第8章 中国排球联赛
      第9章 欧冠冷门多吗
      第10章 横滨水手赛程
      第11章 戒色几天有破解了
      第12章 每个人对孩子的爱
      第13章 长的衬衫和裤子好看
      第14章 结婚的时候弟弟
      第15章 国安比赛程表
      第16章 2011欧冠
      第17章 哦老师不可以
      第18章 皇家马德里队vs切尔西
      第19章 日本核污水几吨
      第20章 女排联赛澳门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44989章节
      第549章 怎么做考古队员
      第550章 一一共有什么星座
      第551章 欧冠决赛时间
      第552章 2017世界杯赛程表
      第553章 韩国足球联赛直播
      第554章 瓜瓜龙英语的英文名称
      第555章 nba赛程回放
      第556章 印度国内疫情态度
      第557章 世界杯赛程
      第558章 整改和实效
      第559章 欧冠杯
      第560章 欧洲母亲节日礼物
      第561章 女班主任被学生暴打
      第562章 孩子好看还是妈妈好看
      第563章 世界杯球队
      第564章 皇马套
      第565章 亚洲十二强赛赛程表
      第566章 nba季后赛赛程规则
      第567章 净干一些下牛的事情
      第568章 假面骑士圣刃音箱
      穿越重生相关阅读More+

      中超积分榜2019赛程

      林杰松

      国足世界杯预选赛赛程

      林俊安

      切尔西赛程

      黄昱宁

      巴塞罗那赛程表

      李俊宪

      中超天津泰达赛程表

      林旭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