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sdluzun.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乌兹别克斯坦联赛

    傅俊安 73419万字 57303人读过 连载

    击。”漠颜不信邪地道:“爷爷,你是否太高看他了?就凭他,他不过才十五岁而已。”“高看?”漠尘不悦地看了孙女一眼,“看来你这些年顺风顺水惯了,养成了自大的毛病,有些看不清现实。这方源先是临危不乱,诓骗你进入学堂。而后急中生智,在宿舍避祸。接着任你辱骂却不逞强,这是隐忍冷静。你走后他立刻杀了高碗,是坚毅勇敢。现在又送来这箱子,分明是智计谋算。你说我是不是高看他?”漠颜听得目瞪口呆,她实在没有料到爷爷居然如此欣赏方源,当即不服气地道:“爷爷,他不过只是个丙等罢了。”古月漠尘抚须长叹:“是啊,他只是个丙等。拥有如此心智,却只是丙等资质,实在是可惜。只要资质再高一层,是个乙等,他必将是我古月一族未来的风云弄潮儿。可惜是丙等啊。”老人的叹息中,充满了感慨。似在遗憾,又似在庆幸。漠颜沉默不语,她的脑海中不禁再次浮现出方源的形象。在她的心理作用下,方源那原先文弱的面孔,此时却笼罩了一层诡秘凶险的阴影。“这件事情,是你一手造成的。你觉得怎么处理?”古月漠尘忽然打破沉默,开始考较漠颜。漠颜沉思了一会儿,方才带着冷漠的语气道:“高碗一个奴才,死了就算了。方源不过是个丙等,也只是小事。关键是要维护我漠家的名誉。为了平息此事,不妨将高碗全家老小都杀了,向全族表明我们维护规矩的态度。”“嗯,你能以大局出发,暂时抛开个人感情,维护家族的利益,这点很好。不过这个处理手段还是欠妥。”古月漠尘抚须点评道。“还请爷爷训下。”漠颜行礼。古月漠尘沉吟道:“此事由你而起,爷爷就罚你禁闭七天,从此以后不要再找方源的麻烦。高碗以下犯上,一介奴仆冒犯主子,该死,其罪当诛!因为他是漠家的家奴,漠家也有管教不严的责任,就赔偿那方源三十块元石吧。至于高碗的家人,给予他们五十块元石的补贴,再把他们都逐出府去。”顿了一顿,他又道:“七天之内,你好好在家休息,不要出去了。同时也好好想想,爷爷如此处置的深意。”“是,爷爷。”第三十八节:魔头在光明中行走天空中,阴云层层,春雨缠绵地下着。细如牛毛的细雨,洒落下来,将青茅山都笼罩上一层薄烟。客栈中的第一层饭堂,仍旧是冷冷清清,只有四桌客人。方源坐的位置正靠着窗户边,一阵风吹来,夹杂着诗意和花香。“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方源遥望窗口,轻轻低吟了一句,这才收回视线。他面前的桌上摆着好酒好菜,色香味俱全。尤其是青竹酒,酒香香醇又透着一股清新。碧绿色的酒液静静地盛在竹杯中,从这个角度看去,散着琥珀般的温润光泽。最靠近他的一桌上,是祖孙二人。穿着朴素的衣服,都是凡人。老爷子一边嘬着米酒,一边羡慕看着方源这边。显然是被青竹酒香勾动,却没有钱财来买。孙子则吃着卤汁香豆,咬在嘴里咔蹦卡蹦的作响。同时又纠缠着他的爷爷,摇晃着老人的膀子:“爷爷,爷爷,给我讲讲人祖的故事吧。你要是不讲,我就回去告诉奶奶,说你出来偷酒喝!”“唉,吃个酒都不安稳。”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脸上却浮现出慈爱之色。他用枯瘦如柴的手摸摸孙子的脑袋,“那我就讲讲吧。话说那人祖把心交给了希望蛊,脱离了困境的围捕……”人祖的故事,是这个世界流传最广,也是最古老的传说。老人说的故事,大概是这样子的。话说人祖因为希望,而摆脱了困境。但是他终究老态龙钟了,没有力量和智慧,不能再继续狩猎,甚至牙齿都掉落光了,很多野果野菜都咀嚼不动了。人祖已经感觉到死亡的渐渐逼近。这个时候,希望蛊告诉他:“人啊,你不能死啊。你死了,心就没了,我希望就将失去了栖息之所。”人祖很无奈:“谁想死呢,但是天地要我死,我不得不死啊。”希望蛊就说:“凡事都有希望。只要你抓住寿蛊,你就能增添新的寿命。”人祖早就听说过寿蛊的存在,但是他很无奈地摊手:“寿蛊静止时,谁都察觉不了它。当它飞行时,比光还快。我怎么可能捕捉到它呢。这太难了!”希望蛊便告诉人祖一个秘密:“人啊,凡事都不要放弃希望。我告诉你,就在大地的西北角上,有一座大山。山顶有一个洞,洞中生活着一圆一方两只蛊虫。你只要能降服这两只蛊虫,天底下没有什么蛊虫不能捕捉的,哪怕寿蛊也不例外!”人祖已经走投无路了,这是他仅剩下的唯一的希望。他耗尽千辛万苦,找到了这座大山。又冒着万般惊险,攀上了山顶。在山顶的洞口处,他仅剩下最后一点点的力气,步履蹒跚地挪了进去。山洞中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人祖在黑暗中走啊走。时而磕磕碰碰,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磕得头破血流。时而又觉得这黑暗广大无边,仿佛是另一个世界,除了他自己,周围空无一物。他耗费了许多时间,都走不出这茫茫的黑暗。更谈不上降服那一圆一方两只蛊虫了。就在他陷入迷茫的时候,有两个声音从黑暗中传来。一个说:“人啊,你也想来捕捉我们吗?你回去吧,就算是你有力量蛊在身,都没有可能呢。”另一个声音则说:“人啊,你退去吧,我们不取你的性命。就算你有智慧蛊帮助,也未必能找得到我们。”人祖无力地倒在地上,气喘吁吁:“力量蛊和智慧蛊早就都离我远去了,我已经寿元无多,走投无路了。不过只要我心中还有一丝希望,就不会放弃!”听到人祖的话,那两个声音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明白了,人,你已经将心交给了希望蛊。你是说什么都不会放弃的。”另一个声音接道:“那既然如此,我们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说出我们俩的名字,我们就为你所用。”人祖愣了愣,要从词海中准确地叫出两个准确的名字来,这根本就是大海捞针。而且,他连这两只蛊的名字中,究竟有多少字,都不知道。人祖连忙问希望蛊,但是希望蛊也不知道。人祖已经没有其他的出路,只好硬着头皮说名字。他说了许许多多的名字,耗费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但是黑暗中没有丝毫的回应,显然都叫错了。渐渐地,人祖的气息越来越弱,在这个山洞中他从老年,迈向了暮年。就仿佛是傍晚的落日,渐渐降下,已经有一半落下了天边,成了夕阳。他随身带来的食物越来越少,脑筋转得越来越慢,说话的力气也不多了。黑暗中的声音劝道:“人啊,你快死了,我们放你走吧。趁着你最后的时间,可以爬到山洞外,看看这个世界最后一眼。但是你冒犯我们,作为惩罚,就把希望蛊留在这里给我们做伴吧。”人祖紧捂住心口,断然回绝:“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弃希望!”希望蛊很感动,奋尽全力回应人祖,发出了洁白的光辉。人祖的心口处,就冒出了点点白光。但这白光太弱了,根本不能照亮黑暗,甚至连人祖的全身都照顾不到,只能照亮胸膛这点地方。人祖却感到一股无形的崭新的力气,从希望蛊中涌入自己的身体当中。他继续开口,说出名字。他已经老糊涂了,有很多名字先前都说过,但他记不清楚,又说一遍,白白浪费了很多功夫。生命随着时光在流逝,人祖的寿命所剩无多了。终于在他只剩下一天的寿命时,他说出了一个“矩”字。黑暗中传来一声叹息,一个声音道:“人啊,我矩佩服你的坚持。你说出了我的名字,从今天开始,我就听你的命令。但是我只有和我的兄弟在一起,才能为你捕捉全天下的蛊虫。否则单靠我一个蛊的能力,是不行的。所以你放弃吧,你已经濒死了,还不如利用这个世界,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人祖却坚定地摇摇头,他抓紧一切时间,继续说话,猜另一只蛊虫的名字。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只剩下最后一个小时的时间。但就在这时,他无意中说出了“规”这个字。霎时间,黑暗消失了。两只蛊出现在他的面前。正如希望蛊所讲,一只蛊是方的,叫做“矩”。一只蛊是圆的,叫做“规”。合起来,就是“规矩”。两只蛊一齐开口:“不管是谁,只要是知道了我们的名字,我们就听命于他。人啊,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名字,我们就为你所用了。但是你要记住,最好不要让其他生灵,知道我们的名字。知道我们名字的越多,我们就得同时降服他们。现在,你是第一个降服我们的人,说出你的要求吧。”人祖大喜:“那我就命令你们,先给我捕捉一只寿蛊吧。”规矩二蛊合力,捕捉来了一只八十年的寿蛊。人祖已经是一百岁了,吃了这只寿蛊后,顿时脸上的皱纹全部消除,枯瘦的四肢又填充上了健美的肌肉,青春的气息又重新散发出来。他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了起来。他欣喜地看着自己的身体,知道自己重新成了二十岁的青年!“今天就讲到这里,回家喽,乖孙子。”老人说完这个故事,酒也喝完了。“爷爷,再继续讲嘛,后来人祖怎么样了?”孙子却不依,摇晃着老人的胳膊。“走吧,有时间再讲。”老人戴上斗笠和蓑衣,又给孙子披上一件小号的。祖孙俩出了客栈,步入了雨帘,渐行渐远。“规矩……”方源目光幽幽,转着酒杯,凝望着杯中的青竹酒液,心中颇有感触。人祖的传说,在这个世界上广为流传,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人。方源自然也早就听说过。只是不管是传说,还是故事,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刚刚那祖孙二人仅仅只是把它当做故事,但是方源却能品味出其中蕴含的深意。就像那人祖。当他不知道规矩的时候,就在黑暗中摸索。有时候跌跌撞撞,磕磕碰碰,弄得头破血流,狼狈不堪。有的时候,又一片广袤,陷入迷茫,毫无方向和目标。这种黑暗不是单纯的黑或者暗,力量、智慧和希望,都克制不了它。只有当人祖知道了“规矩”,道破了规矩的名字,黑暗这才豁然消失,人祖迎来光明。黑暗是规矩的黑暗,而这光明也是规矩的光明。方源将视线从酒杯挪移出来,看向窗外。只见窗外远处,天空阴沉昏暗,青山苍翠连绵,细雨纷飞如雾。在近处,高脚竹楼一个接着一个,延展出去。路上两三个行人,脚上沾着雨水泥泞,不是穿着灰绿蓑衣,就是打着黄油布伞。方源心中总结着:“这天地就像个大棋盘,万物生灵都是棋子,按照各自的规矩在运行。四季时节有规矩,春夏秋冬依序循环。水流有规矩,往低处流。热气有规矩,往高处升。人自然也有规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欲望和原则。就拿古月山寨来讲,奴仆命贱,主子命贵,这就是规矩。因此沈翠想攀附权贵,费尽心机也要脱离奴籍。高碗千方百计地要讨主子的欢心,狗仗人势。”“对于舅父舅母,就是秉性贪婪,想吞并双亲遗产。学堂家老则主要是培养蛊师,维护学堂中自身之地位。”“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规矩,每一行业都有行业的规矩,每个社会群体都有各自的规矩。只要洞彻这其中的规矩,就能旁观者清。去黑暗而得光明,在此中周旋,而游刃有余。”方源又联想自身境况,心中早已运筹帷幄:“对漠家掌权人古月漠尘来讲,就是要维护本脉的繁荣和利益。漠颜找我麻烦,已经是坏了规矩,为了维护家族名誉,他必定不会对我动手。甚至还可能主动补偿我。”“其实漠家势力雄厚,凭着名誉受损,一心想要惩罚我,我也无力抵抗。但是古月漠尘心中却是怕的。他不是怕自己坏了规矩,而是担心其他人跟着他也开始坏规矩。小辈争斗,若是长辈插手,事态就会扩大,若是波及高层,对整个山寨就是巨大威胁。古月漠尘担忧害怕就在于,若是今后争斗,有其他人对自己的孙子古月漠北下手。他这一脉,就这一个男丁,若是死了那该怎么办?这种害怕,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吧。他只是下意识地要维护规矩。”方源双目一片清澈,对此事从始到终都洞若观火。高碗不姓古月,就是外人,就是奴仆。主子处死一个奴仆,有什么要紧的。在这个世界,正常的很。方源杀死高碗。高碗的死不是关键,关键在于他的主子,他背后的漠家。“不过,我此番送了一盒子的碎尸,估计古月漠尘会解读成妥协和威胁之意罢。这也正是我想要他这么理解的。不出意外,漠家不会追究高碗的死了。当然,若是我资质再高一层,是个乙等,漠家就会感觉到威胁,凭着名誉受损,也要打压我这个未来的威胁。”方源心中冷笑。强大可以凭借,弱小也可以利用。方源此时虽然身在局中,也是个棋子。但是心中精通规矩,已经有了棋手的心。寻常人物,大多也只是类似古月漠尘或者学堂家老,也只是知道自己的规矩,隔行如隔山。像方源这样,洞察大局,精通规矩何其难也!要知道规矩,非得如人祖一样,在黑暗中摸爬滚打,迷茫徘徊一番。这个时候,力量、智慧和希望,都不太管用。非得消耗时间,切身体悟,才能取得经验。人祖能道破规矩二蛊的名字,是耗费了时间,在死亡的气息笼罩下,尝试了无数次。方源能精通规矩,也是他前世五百年累积的体验。重生以来,他自信能创出给辉煌的未来。不是因为春秋蝉的重现,不是因为他知晓了度许多秘境宝藏,也不是掌握了未来的大致走向。而是前世五百年来,为人处世的人生经验啊。如同人祖掌握了规矩二蛊,就能轻易捕捉天下万虫!而方源精通规和矩,就能居高临下,目光洞穿繁芜世事。或抽丝剥茧,或一针见血。我自居高笑傲,冷看世间之人如颗颗棋子,遵循着各自的规矩,按部就班地行进。黑暗是规矩的黑暗,光明是规矩的光明。而重生的魔头已在光明中行走。(ps:四千字大章哦,求推荐票猛砸!)第三十九节:蛤蟆商队五月,是春和夏的过渡。花香弥漫,大山青青。阳光开始逐渐地绽放出它热烈的一面。湛蓝的晴空下,白云如棉絮般漂浮。青茅山上,青茅竹林仍旧是笔直如枪,遥指苍穹。遍地都是野草在疯长,在草丛中点缀着不知名的野花。微风一吹,野草起伏,浓郁的花粉和青草的气息,就扑面而来。在山腰处,则是大量的梯田。一层层,一阶阶,嫩绿的麦苗栽种了下去,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青翠嫩绿的海。梯田里不少农人,在忙活着。有的在清理沟渠水道进行引水,有的卷起裤脚,站在田地里栽下秧苗。这些人自然都是外姓凡人,古月族人是不操持这等贱业的。叮铃铃……春风中隐隐传来驼铃的声音。农人们都直起身子,转头往下山脚。只见一只商队犹如一只色彩斑斓的长虫,从山道那边,缓缓地探出头来。“是商队啊!”“是了,如今已经是五月份,商队也该来了。”大人们心中了然。顽童们则直接放弃了戏水,和手中的泥巴,蹦蹦跳跳地跑向商队去。南疆有十万大山,青茅山不过是其中之一。每座山上,栖息着一座座的山寨,人们以血脉亲情维系着寨子。山与山之间,山林深幽,险石峻壁。环境复杂,栖息着大量的猛兽或者稀奇诡异的蛊虫。凡人根本难以通过。单独的个人,想要闯过这些艰难阻碍,也至少得有三转蛊师的修为。因此经济凋敝,贸易困难。最主要的贸易形式,就是商队。只有组成商队这种庞大的规模,才能成群结队的蛊师,有能力互帮互助,克服途中艰难险阻,从一座山,行到另一座山。商队的到来,像是一碗沸水,陡然倒进了平静宁和的青茅山。“往年都是四月,今年到了五月,这商队才来。不过总算是来了。”客栈的掌柜听到这个消息后,着实舒了一口气。客栈的生意在其他月份,都极其清淡。只有指望着商队到来,能带来支撑一年的收益。同时在他库存里还有一些青竹酒,可以向商队兜售了。不仅是客栈,酒肆的生意也会跟着红火起来。商队陆续开进了古月山寨,打头的是一只宝气黄铜蟾。这头蟾高达两米五,浑身橘黄色,蟾背宽厚,上面是疣粒疙瘩,如同古代城门上的那一颗颗硕大的铜铆钉。宝气黄铜蟾的背上,用根根粗麻绳索固定着一大堆的货物。乍一眼看上去,就像是宝蟾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袱。一个中年人,长着一张圆饼麻子脸,顶着肥滚滚的肚子,盘坐在宝蟾的头上。双眼笑着眯成了一条缝,抱拳向周遭的古月寨民打招呼。此人姓贾名富,有四转修为,是此次商队的领头人。宝蟾微微蹦跳着前进,贾富坐在蟾头,四平八稳。蹦的时候,他这高度能和二楼的窗口齐平。就算是落地,也要高过竹楼的第一层。原本宽敞的街道,此时忽然显得有些狭窄。宝气黄铜蟾像是一只怪兽,闯入了林立的竹楼当中。宝蟾过后,是一只大肥虫。双眼犹如彩色玻璃窗,色彩鲜艳斑斓。长达十五米,体型类似于蚕。但是表面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黑釉皮甲。皮甲上同样堆着一蓬蓬的货物,用麻绳绕圈系着。货物的间隙处,坐着一个个的蛊师,有年老的,也有年轻人。还有凡人,均是健壮的武者,在地上跟随着黑皮肥甲虫缓缓向前。肥甲虫之后,又有彩羽斑斓的驼鸡,毛茸茸的山地大蜘蛛,长着两片羽翼的翼蛇等等。但这些只是少数,大多还是以蛤蟆为主。这些蛤蟆类似宝气黄铜蟾,只是个头要小一些,有牛马般体型。驮着货物和人,鼓着肚子,一蹦一蹦地走着。商队蜿蜿蜒蜒地深入山寨。一路上孩童们瞪大了双眼,好奇地看着,欢叫着,惊叹着。二楼的窗户一个个接连打开,山民近距离地观察。有的双眼闪着忌惮的光,有的在挥手表示热烈的欢迎。“贾老弟,今年来的有些迟啊,一路辛苦了。”古月博以族长的身份,亲自欢迎了此次商队的领袖。贾富是四转蛊师的身份,若是让三转的家老负责接待,无疑是一种怠慢和轻视。贾富双手抱拳,叹了一口气:“今年走的不大顺,路上碰到了一群幽血蝙蝠,损失了不少好手。又在绝壁山,遇到了山雾,实在是不敢走啊。因此拖延了不少时间。教古月兄久等了。”言语间,十分客气。古月山寨需要商队每年都来贸易,而商队也需要和气生财。“呵呵呵,能来就好。请,族中已经备好就酒菜,让我为老弟接风洗尘。”古月博伸手邀请道。“族长客气了,太客气了。”贾富作受宠若惊状。商队是早晨到的青茅山地界,中午驻扎进了古月山寨。到了傍晚时分,山寨周边就形成了一片面积广大的临时商铺。各种红蓝黄绿的高大帐篷搭建着,帐篷之间还见缝插针地塞着无数的小地摊。夜晚降临了,但这里的却一片灯火通明。络绎不绝的行人,从寨子里涌进这里。有凡人,也有蛊师。小孩子们雀跃蹦跳着,大人们的脸上也涌现出过节一般的喜悦神色。方源随着人流,独自一人走进这里。人群熙熙攘攘,一堆堆地围着地摊,或者在帐篷口不断进出。周围传来彼起彼伏的叫卖声。“来一来,看一看了啊。上等的蓝海云茶砖,喝上这一口茶,快活似神仙哎!就算是人不喝,喂养茶蛊,也是物廉价美。一块只需要五元石!”“蛮力天牛蛊,蛊师催动起来,能暴涨一牛之力。走过路过,不能错过!”“知心草,上等的知心草,大家伙看看这成色,新鲜得像刚采摘下来的一样。一斤两块元石,多便宜的价格啊……”方源听到这里,脚步微微一顿,循声看了过去。只见一只鸵鸡拉着一个两轮板车。板车上堆着一堆粉绿色的草。每根草都长达一米,很细长,平均只有指甲盖的宽度。有些草的尖端还长着红心状的花蕾。知心草是蛊虫的辅助食料之一,其价值在于它能和一些



    最新章节:第521章 特斯拉接连事故

    更新时间:2021-06-13 14:16:39

    乌兹别克斯坦联赛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防弹少年团古筝谱大全
    第567章 大学生排球联赛官网
    第566章 欧洲足球冠军联赛
    第565章 英雄联盟职业联赛
    第564章 脱贫攻坚提升工作质量
    第563章 2019世界女排联赛总决赛赛程
    第562章 男排赛程
    第561章 欧冠赛程决赛时间
    第560章 季后赛横扫火箭
    乌兹别克斯坦联赛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皇马尤文欧冠决赛
    第2章 季后赛赛程
    第3章 lpl赛程表
    第4章 女宝宝春季风衣
    第5章 欧冠三连
    第6章 购房合同户号正确但是图不对
    第7章 nbl联赛2019赛程表
    第8章 碳中和与达峰
    第9章 jrs直播nba
    第10章 皇马马竞欧冠决赛2016
    第11章 欧冠十六强抽签规则
    第12章 中超2018赛程表
    第13章 道路下是什么
    第14章 东西部季后赛
    第15章 二打一的战役
    第16章 李丽莎欧洲杯原图 ftp
    第17章 美女照片个性女神视频
    第18章 生产汽车需要什么芯片
    第19章 一个女人很多个男人
    第20章 瑞典超赛程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34531章节
    第549章 皇马直播
    第550章 浙江稠州银行男篮赛程
    第551章 皇马对塞尔塔
    第552章 优秀共青团员申请书2021最新
    第553章 中国男篮赛程表
    第554章 西甲联赛回放
    第555章 大女牛仔裤
    第556章 皇马古蒂厉害吗
    第557章 五一劳动节劳动视频幼儿
    第558章 全国高中数学联赛
    第559章 公安侦破电诈案件
    第560章 2018lpl春季赛赛程
    第561章 季后赛赛程
    第562章 亚冠赛程表
    第563章 2019职业联赛
    第564章 刺客伍六七超帅片
    第565章 搜索学党史颂党恩
    第566章 中超上海上港赛程
    第567章 皇马梦丽莎沙发报价
    第568章 nba季后赛赛赛程
    都市娱乐相关阅读More+

    荣耀世界联赛 纵横

    张伶强

    中甲联赛和中超

    林欣喜

    墨超联赛积分榜

    张素欢

    五大联赛夏季转会

    程佩君

    欧冠篮球联赛排名

    郭依仪

    德玛职业联赛皮肤好吗

    刘玮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