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sdluzun.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胡明轩母亲哪里人

      李惠茹 78800万字 59294人读过 连载

      此刻成群结队地跳跃而出,一个个身上闪现出红玛瑙般的光辉。方源乍一眼看去,这群龙丸蛐蛐就像是一股会跳跃的赤水,踏着青草野花,在月下的竹林中跃进。竹林中如积水空明,碧玉的青矛竹在月色下,闪现着莹润如玉的光华。柳暗花明,大自然在这一刻,向方源展现出她的美好皎丽。方源不自觉地停下脚步,感觉自己如置身仙境。他本已要转身离去,但此刻下意识地又转身一望。那倾倒了青竹酒水的野花草丛,在风中微微颤动着,仍旧空无一物。方源自嘲一笑,收回视线。然而。不想就在这抬眼的过程中,他看到了一点白色的雪影。这雪影贴在不远处的一根青矛竹竿上,在月光下,如同悬挂着的一颗浑圆的珍珠。方源双眼瞳孔猛地一扩,身躯微微一颤,心中砰然一动,旋即越跳越快。是酒虫!第十四节:山缝之中藏玄机酒虫体型如蚕宝宝,通体散发着珍珠一样的白光,有点胖胖的,外形很可爱。它以酒水为食物,能够凌空飞行。飞行时,会把身躯团成一团,速度还很快。它虽然是一转蛊虫,但是其价值,却比一些二转蛊虫还要珍贵。若用它来作为本命蛊,可比月光蛊要好得多。此时,这样的一只酒虫就贴在一根距离方源,仅仅只有五六十步远的青矛竹上。方源屏住呼吸,没有冒然接近,而是慢慢地后退。他知道这个距离虽然很近,但是真正要直接捕捉酒虫,对于自己一个刚刚开窍的蛊师来讲,是千难万难,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希望。以方源此时的目力虽还不能看清酒虫的样子,但是他却在冥冥之中,感受到酒虫对自己的警惕之意。方源退得很慢,很轻柔,尽量不惊动酒虫。他知道,酒虫若要飞走,以自己的速度根本就赶不上,只有等到它喝酒喝得醉醺醺,飞行速度慢下来,才有机会捕捉。见方源退得越来越远,趴在竹竿上的酒虫,身子忍不住骚动起来。前面强烈的酒香,诱惑着它,吸引着它,让它为之魂牵梦绕。若是它有口水,只怕此时早就滴下口水一大滩了。但酒虫的警惕性依旧很高,方源一直退了两百步,它这才弹缩身躯,一跃到了空中。它凌空飘行的时候,把身躯团成一个团子,就好像是白乎乎的小汤圆。汤圆从空中划过一道圆润的弧线,落到方源滴洒青竹酒的草丛上。美食近在眼前,酒虫戒备放下大半,它猴急地爬到蕴含酒液的花骨朵前,探进去脑袋,只留下胖乎乎的尾巴在外面。它饿极了,青竹酒又是如此的美味,它大口吸允着,很快就沉浸在食物的美味当中,把方源遗忘到脑后。方源这个时候,才开始小心翼翼地悄悄接近。他看到花骨朵外酒虫的尾巴。这尾巴就像是蚕宝宝的尾巴,胖乎乎的,又圆润,散发的光晕让人联想到珍珠。起先它的尾巴,垂在外面,一动不动。然后过了不久,这尾巴开始一翘一翘的,显然酒虫喝得很高兴。到最后,方源已经接近到十步距离的时候,它的尾巴左右摇晃起来,一荡一荡的,带着欢快的节奏。完全喝嗨了!看到此景,方源险些笑出声。他没有继续前进,而是耐心地等待着。若是现在一扑而去,必有相当大的把握捕捉到酒虫,但是方源还想让这酒虫领路,带他去花酒行者的尸骸之处呢。不一会儿,酒虫从花骨朵中退了出来。它身躯胖了一圈,脑袋摇摇晃晃,像是醉汉一般,竟然对方源的存在毫无察觉。它又爬到另一棵嫩黄的野花上,栖息在花蕊中,饱餐酒露。这次喝完之后,它终于感到饱了。身躯在花瓣上慢慢地缩成一团,然后缓缓飞起,一直上升到距离地面一米五左右的高度,这才悠悠地向竹林深处飞去。方源连忙拔腿跟上。酒虫已经醉醺醺的,飞行速度降低到了往常的一半。但就算这样,方源也要全力跑动,才能跟得上它的身影。夜色如洗,少年在竹林中快速穿梭,追逐着前方不远处的一点珠雪。月色温柔,清风徐徐。竹林里如积水空明,一棵棵翠绿的青矛竹,在方源的眼前快速闪现,又落到少年的身后去。地上,是绿油油的草丛,点缀着野花朵朵。还有长着青苔的小石块,未长成的嫩黄竹笋。方源淡淡的虚影也在地面上快速穿行,越过青矛竹投在地上的一道道笔直黑线。他紧紧地盯住那点雪影,在酒的暗香中,大口呼吸着山林间的清新空气,迈动双腿紧跟在后。因为急速穿行,眼底下月光如水,光影频动,竟似在长满水草的水中奔驰。酒虫飞出竹林,方源也冲出竹林。一大片白灿灿,花心微黄的花朵,在他的腿边借着劲风,飞散出纷纷花瓣。一群龙丸蛐蛐好似一曲流动的诗篇,恰巧流淌到了前方,方源直冲而过,顿时哗的一声,眼前红霞绽放,冲散出一片赤星流萤。一条静静流淌的山溪,铺着鹅卵石,潺潺水面,映照着夜空的春月。啪啪几声,被方源涉水踩碎成万千银色涟漪。可惜一溪风月,踏碎了琼瑶。方源紧追不舍,牢牢地跟在酒虫身后。顺着山溪向上,他已经隐约听到瀑布的声响,又转过一片稀疏的树林,便看到酒虫飞入一块巨石狭缝当中。方源眼前顿时骤亮,这才停下脚步。“原来是在此处。”他大口喘着粗气,心脏砰砰直跳,这一停,顿时感到满身是汗,一股热气随着血液的加速流淌,激荡在全身。环顾四周,发现这是片浅浅的河滩。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满布地面,河水只高出鹅卵石一指左右。也有一块块的灰白巨石,随意地分散在这里。青茅山的后山,是一道大瀑布。瀑布的水流,随着气象变化而变化,它一落千丈,冲击出一块深潭。深潭旁,就是白家山寨,势力雄浑,和古月山寨只强不弱。瀑布也有分支,显然方源面对的就是一条分支中的分支。这处河滩平常时候,是干的。但是最近下了一场大雨,连续三天三夜,便导致这里积蓄了一股浅浅的流水。流水的源头,就是那块酒虫钻进去的巨石。巨石倚着垂直的山壁。一道细长的微型瀑布,从大瀑布分支过来,像是一条银色巨蟒贴着山壁垂落而下,打在巨石上,天长日久就将这巨石中央,冲刷出了一条缝隙。此时瀑布冲刷下来,水流微微轰鸣着。像是一道洁白卷帘,把这巨石缝隙完全挡住。借着观察打量的功夫,方源气息已经不再那么急喘了。他眼中闪过一抹坚定的光,走到巨石边,深吸一口气,埋头冲了进去。巨石缝隙颇大,两个成年人并排走着,都没问题。更何况方源的身体,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一冲进去,急速的水流就将方源的身躯往下一压,同时冰冷的水一下子就将方源浑身上下都淋个湿透。方源扛着水压,疾步前行,走了几十步,水压渐渐小了下去。但是缝隙间距也随着缩小,方源只好侧着身躯走。耳边是轰鸣的水声,头顶上是白亮一片,巨石更深处则是一团黑暗。黑暗中隐藏着什么?也许是一条阴腻的毒蛇,也许是剧毒的壁虎,也许是魔头花酒行者的机关陷阱,也许空无一物。方源就这样侧身,慢慢地挤进黑暗。头上的水流,已经没有了。石壁上长满了青苔,擦着方源的身躯皮肤,极为滑腻。方源完全被黑暗吞没,石缝也越来越窄,渐渐地,让他的头颅都不能自由转动。方源咬咬牙,继续前行。走了二十多步,他发现黑暗中似乎有一团红色的光影。起初他还以为是幻觉,但是眨眨眼,再定睛一看,他这才确认,这的确是光亮!这个发现让他精神一振。继续走了五六十步,红光越来越亮,在方源的视网膜中渐渐扩张成了一条长长的竖直细缝。他伸直的左臂,突然感到前方石壁一空,弯曲了下来。方源顿时大喜,知道这巨石果然内有空间。他疾走几步,终于挤进这条光缝。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大约有八十平方米的空间,展现在方源面前。“我走了这么长的距离,早就过了巨石,现在应该是山壁当中了。”他一边活动手脚,舒展四肢,一边打量这处隐秘空间。整个空间充斥着昏暗的红光,也不知道光源是从哪里来的。四周的石壁很潮湿,长满了青苔,但是这里的空气却很干燥。在这石壁上,还依附着一条条已经枯死的藤蔓。藤蔓相互纠结交错,将四面大半的石壁都编织起来。上面还长着一些凋零枯萎的花朵根茎。方源看着这些残花败叶,觉得有些眼熟。“是酒囊花蛊,和饭袋草蛊。”忽然,他灵光一现,认出了这枯死的花茎和藤蔓。蛊的形态,有很多种。有像矿石的,比如蓝水晶模样的月光蛊。有类似虫子的,比如蚕宝宝般的酒虫。还有花草形态,就是方源眼前的酒囊花蛊,和饭袋草蛊。这两种蛊,都是一转的天然蛊。只有灌注真元,就能生长。长成之后,花心中会分泌出花蜜酒,草袋中会生长出香喷喷的米饭。方源顺着藤蔓的根系,移动视线,果然在墙角发现枯死的根包成一团,鼓成一块。酒虫就栖息在这团死根之上,呼呼睡去,已经唾手可得了。方源走过去,先把酒虫收入怀中,又蹲下去,拨开死根枯藤,便发现一具白骨骷髅被包裹在里面。“终于找到你了,花酒行者。”看到此处,他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正要伸手将枯藤全部剥去,就在这时!“你动一下试试?”一个充满杀机的声音,陡然在方源的背后响起。第十五节:历史由胜利者书写在这秘洞中,从身后却忽然传来其他人的声音。饶是方源也在此刻汗毛乍起,头皮发麻。自己竟然被跟踪了!难道是这些天,屡次外出,已经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吗?又或者是舅父派来的人?甚至在他的脑海中,还划过客栈中那个一转蛊师,叫做江牙的青年。刹那间,他心中闪现出无数的念头和猜测,并且极速思考着解决之道。方源可以感觉到这短短的一句话中,充满了深深的杀机。这让他暗暗叫苦,自己此时只是一转初阶,连本命蛊都没有,对于蛊师来讲,战力接近于零,怎么打?“太弱了,太弱了!”他在心中咆哮。“你已经中了我的独门毒蛊,没有我的对应解蛊,七天之后,必定化为脓血而死。”背后的声音又响起。方源咬住牙关,表情冷静,语气低沉:“你是想要酒虫?我可以给你。”他慢慢地站起来,动作很缓慢。但就在这时,突然又响起另一个人的声音。这声音充满了恐惧,打着颤音:“我给你,我都可以给你,只求你饶我一命啊,花酒行者大人!”“等等,这是……”方源眉头扭成一个疙瘩,他豁然转身。只见眼前的石壁上,光影变幻,浮现出一幅画面。一个精悍逼人的蛊师,站在山巅,在他的脚下,匍匐跪倒着另一位蛊师。两位蛊师的周围,是塌陷的深坑,碎裂的石块,很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激战。在两人不远处,还有一群旁观老者,望着这个场面,都带着惊怒恐惧的神色。场中央那位胜利的蛊师,仰头大笑:“哈哈哈,古月英雄,枉你年纪轻轻,就有五转修为。本来还以为你是个人物,没想到如此不堪。哼!”这个大笑的蛊师,双目细长,穿着一身粉色长袍,宽大的袖口随风摇曳,衣襟领口敞得很开,露出他结实如白玉的胸肌。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光头,锃光瓦亮,没有一丝头发。“花酒行者!”方源一眼看破这蛊师的身份。“和花酒大人相比,晚辈算个屁!晚辈是昏了头,竟然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花酒大人。花酒大人,请您看在先前我族倾情招待的份上,饶了一命啊!”那跪在地上的蛊师,身躯颤抖,冷汗直冒,涕泪俱下地求饶着。方源眯起双眼,仔细分辨,发现这蛊师穿着古月一族的族长服饰,看其相貌,分明就是那四代族长!而那些年老的旁观者,应该就是那年代的族中家老了。“呵呵,倾情招待?你也好意思说!我本来诚心诚意,与你做桩买卖,用元石换购你族的月兰花,价格公道的很。是你居心叵测,假意曲迎,哄我入席,想要在酒中下毒蛊。你们也太小看我了,我闯荡天下,以花酒为名,怎么可能中了这毒?”花酒行者手指着跪在地上的四代族长,冷笑不断:“好好合作,定然没有这下场。结果想借我的人头沽名钓誉,你是自作孽不可活!”“大人,请饶我一条狗命吧!”四代族长惊惶大叫,用膝盖蹭地,迅速爬到花酒行者的脚下,抱住他的大腿。“大人,我族有灵泉产出元石,在地下溶洞又种植了大片月兰花。小的愿意吃下大人的奴隶蛊,成为大人的奴才,生死只在大人一念之间,终身为大人效命!”方源看得无语,画面中那几位家老更是因此面色变化不定。花酒行者眯起了双眼,他的怒火已经平息下来,眼缝中精芒频闪:“哼,奴隶蛊珍贵无比,是五转蛊虫,你以为我会有?不过,你中了我的独门毒蛊,只有我可以解毒,也不怕你反抗。既然如此,你族每周给我提供三十斤月兰花瓣,同样还有三千枚元石。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过来取货,同时为你解一次毒,留你一条狗命。”“谢大人不杀之恩,谢大人不杀之恩!”四代族长口中连连叫唤,磕头不止,额头撞在山石上,血流不止。“哼,不要磕头了,老子最烦你这种卑躬屈膝的小人!什么古月天才,五转强者,名不副实。你给我好好侍奉,这也是你保命的……呃!”花酒行者忽然惊呼一声,脸上抖现惊骇之色。他一脚踢飞四代族长,身形摇摆,仓惶后退几大步,对四代族长吼道:“你怎么还有蛊?”四代族长被他踢中心口,喷出一口心血,他艰难地站起身来,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意:“呵呵呵,魔道中人,人人得而诛之!此蛊名月影,最擅隐藏。虽然只有四转,却有限制元海真元之能。魔头,你和我酣战良久,你身上的蛊虫也没剩几个,怎么能克制月影蛊?你乖乖投降,成为我的奴仆,只要侍奉得我开心了,还有一条活路!”花酒行者勃然大怒,咆哮一声:“去你娘的!!”话音未落,身形如电射来,一拳轰在四代族长的心窝。四代族长没有料到花酒行者居然这么激进,哪怕元海受到威胁,都不肯妥协。巨大的力量用来,他一下子就飞了出去,身形如破麻袋落在地上。噗。他喷出一大口鲜血,血液中还掺杂着无数内脏的碎末。“你疯了吗,我们完全可以好好商量……”他死死地瞪着花酒行者,双唇费力地蠕动着。这句话还未说完,他双腿一蹬,脑袋一歪,死去了。“族长!!”“魔道中人,果然各个都是疯子。”“杀,杀了这魔头,为族长报仇!”“他中了月影蛊,真元已经不能随意调动了,时间一长连元海都受到威胁。”观战的家老们各个发出怒吼,蜂拥而上。“哈哈哈,找死的就来吧!”花酒行者仰天长啸,面对家老们的冲锋,直接从正面迎了上去。一场激斗展开,花酒行者迅速掌控场面,很快家老们死的死,伤的伤,全部瘫倒在地上。他正要对残留的家老们痛下杀手,忽然面色一变,伸手捂住腹部:“该死!”“以后再来收拾你们。”花酒行者恶狠狠地瞪了几位家老一眼,身形如电遁走,钻入山林,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第十六节:尽收囊中“你动一下试试?”“你已经中了我的独门毒蛊,没有我的对应解蛊,七天之后,必定化为脓血而死。”“和花酒大人相比,晚辈算个屁!晚辈是昏了头,竟然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花酒大人。花酒大人,请您看在先前我族倾情招待的份上,饶了一命啊!”墙壁上,画面又开始重复回放第二遍。方源默然无声,直到画面又开始重复第三遍时,他这才幽幽一叹,道一声:“原来如此。”这将影像声音留在石壁上的手段,应该是花酒行者布下的留影存声蛊。此蛊能刻印影像,并且投射出来。留影存声蛊靠吸食光芒和声音为生,这个山壁秘洞不知为何,总散发着红光,同时石缝联通着外界,也不会隔绝外界的声音响动。方源在此处,耳边尽是小瀑布的轰鸣声。因此留影存声蛊便在这个山壁秘洞中,生存了下来。能方才方源拨开枯藤,应该是惊动了藏在石壁中的留影存声蛊。只要脑袋不笨,稍稍推测,就知道这段影像应该是真的。当年,四代族长暗算花酒行者不成,战败后又偷袭,虽然击退了后者,但是他也因此身亡。这段历史很不光彩,活下来的几位家老,便遮盖篡改了真相。他们把四代族长和花酒行者的角色,颠倒了一下。花酒行者成了战败偷袭,被当场击毙的魔头。四代则成了光明磊落的英雄人物。但这故事,本身有个大漏洞。那就是花酒行者明明已经被当场击毙,尸骨也应该掌控在古月一族手中,但是为什么还发现了另一具骸骨呢?前世,那个发现此处的蛊师,想必看到这段影像后,就觉察到了恐惧。那几位活下来的家老早已经作古,但是为了防止花酒行者去而复返,这个真相应该在家族高层秘密流传着。那蛊师发现,自己若是独吞了遗藏,就有巨大的风险。日后若被人察觉他和花酒行者有牵扯,家族高层自然要清洗他。所以,取舍一番之后,他不敢隐瞒这处遗藏,做出了禀告高层的决定。这样的表现,更证明了他对家族的忠诚。他后来的境遇,也表明了他做了一次明智的选择。不过他这么做,并不代表方源会这么做。“好不容易探索得来的遗藏,就应该一个人独吞,凭什么要分给其他人?就算被发现又如何?不冒风险,哪来收益,那蛊师真是胆小。”方源冷酷一笑,不再管石壁上继续重复着的影像,而是转身伸手,用力将枯藤死根彻底拉开。花酒行者的尸骸,也被殃及,原本完整得很,此时却被成了破碎的数段。方源毫不在意,将脚边碍事的一根腿骨踢开,重新蹲下,寻找遗藏。首先,他发现了一袋元石,打开一看,只有十五块。“穷鬼。”方源吐槽了一句,花酒行者外表光鲜,没想到积蓄这么少。不过他很快想到了原因,花酒行者激战之后,又中了月影蛊,定然会利用元石疗伤。能剩下十五块,已经算得上不错了。然后,方源又发现了几只死蛊的残骸。大多是花草之流的蛊,都已经彻底枯萎了。蛊也是生灵,也是需要食物豢养的,而且大多都很挑剔。草蛊花蛊对食物的要求虽然少,但是这处秘洞却连一丝阳光都没有。再然后……再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花酒行者先是和同级别的四代族长,进行了一场激战,而后又和近十位家老对战。本身的蛊虫就已经消耗了很多,到了这里后,他想要疗伤,因此催发生长了酒囊花蛊,以及饭袋草蛊。但是最终却被月影蛊拖累死。经过三百年的光阴,他身上仅剩下的蛊也都死了。唯一剩下的,就只有石壁中的留影存声蛊,以及酒虫。这只酒虫,应该是靠着酒囊花蛊,艰难地生存了下来。但是随着酒囊花蛊一根根的枯死,它也丧失了食物来源。这促使它不得不外出,寻找野生的酒囊花。然后在这一晚,它被青竹酒浓郁的酒香吸引,来到了方源的面前。“留影存声蛊只能记录一次,属于消耗型的蛊虫。看来酒虫才是此行最大的收获,难怪那蛊师要禀告家族。看来是因为利益太小,不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方源心中升起一股明悟。记忆中,那蛊师已经是三转,而酒虫不过是一转蛊虫罢了。对于方源来讲,比较珍贵,对于那蛊师而言,却可有可无了。不过很显然,因为蛊师的通报,家族也给了他不小的奖赏。“我是不是也应该禀告家族?”方源想了想,就掐断了这个念头。花酒行者的遗藏似乎只有酒虫和元石,其实不然。真正有价值的,是这处藏了留影存声蛊的山壁。或者说是山壁上不断重复播放的影像。这影像完全可以卖给其他山寨。相信这种打击家族信念的确凿证据,青茅山上其他两家山寨的高层一定十分感兴趣。开出的价格,必然比家族的奖赏更多。



      最新章节:第521章 英冠赛程

      更新时间:2021-06-13 15:48:01

      胡明轩母亲哪里人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北向资金增持榜
      第567章 挖掘机工程车环保消声器
      第566章 A3联赛
      第565章 五一档最好看的电影
      第564章 全盘汉服齐腰发型
      第563章 曼联赛程2018
      第562章 体操世锦赛赛程
      第561章 特别有脑子的人
      第560章 幼儿园儿童篮球舞
      胡明轩母亲哪里人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夏季鞋女鞋休闲鞋
      第2章 泰国足球超级联赛
      第3章 中国女排赛程表
      第4章 党史教育是推进党的
      第5章 反电诈简短宣传
      第6章 冯绍峰赵丽颖相聚
      第7章 单位是事业单位吗
      第8章 女足世界杯2019赛程表
      第9章 火箭雷霆季后赛第五场
      第10章 假面骑士saber勇气
      第11章 防火墙看版本
      第12章 双子座能有爱情吗
      第13章 服用吉三代吃消炎药会有影响吗
      第14章 欧冠射手
      第15章 东莞皇马郦宫重组方
      第16章 nba赛程
      第17章 皇马定律
      第18章 西班牙赛程
      第19章 婚姻是女人婚了头
      第20章 nba赛程分析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75078章节
      第549章 nba排名火箭赛程
      第550章 2017亚冠4强淘汰赛赛程
      第551章 真三国无双电影大全
      第552章 一汽丰田官方首页
      第553章 欧洲篮球联赛赛程
      第554章 lols7赛程规则
      第555章 勇士vs雷霆
      第556章 五一劳动者是最美的
      第557章 印度新冠疫苗接种 全球第三
      第558章 意乙联赛
      第559章 老鹰队赛程
      第560章 京广铁路今天晚点吗
      第561章 恒大亚冠赛程2019
      第562章 黑裤搭配衬衫女
      第563章 是做高考试卷
      第564章 葡超赛程
      第565章 红太阳股票
      第566章 英超联赛冠军
      第567章 八代思域发动机有负荷就怠速不稳
      第568章 火箭常规赛赛程
      男生小说相关阅读More+

      你知道我今天知道是什么

      李允郁

      五一旅游好去处排行榜

      卢怡君

      五一最新表演视频

      黄冠宇

      2021学党史朋友圈说说

      林雅茹

      股份回购之后大股东持股比例

      黄馨士

      政法整顿督查组

      谢孟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