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sdluzun.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费德勒赛程

          陈盈昆 72911万字 37977人读过 连载

          衣绶带。五转——白相仙蛇蛊!“拜见大仙!”白家族长激动地跪倒在地上,同时焦急地叮嘱“白凝冰,你还不一起跪下。”“我从不向一只蛊下跪!”白凝冰冷哼一声,身躯挺拔如枪。尽管白相仙蛇蛊散发着一股飘渺冰寒的气势,隐藏着森森杀机。但白凝冰毫无畏惧,一双蓝眸直直地凝视着白相仙蛇蛊的蛇瞳。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元泉,白家族长皆成为无关重要的背景。皎洁的月光下,蓝眸少年如画,银须白蛇似仙,相互凝望。良久良久,白蛇忽然长鸣一声,化作一道白虹,猛地撞上白凝冰。白凝冰身躯一震,虹光落入他的空窍当中,化为一只白蛇。白蛇占据真元〖中〗央,有霸主之姿态,立即将周围的蛊,都挤到了旁边去。"“这个情兄……”,白家族长站起身来,表情疑惑“和家族秘典记载的并不相符啊。”"家族秘典中,有着相应记载。一旦蛊师得到承认,白相仙蛇蛊就会托着继承者,飞升上天,得到天空中的秘藏。但是现在这情况,却有些古怪。白相仙蛇蛊主动投入到白凝冰的空窍当中,没有杀他,应该是承认了他。但它为何却没有驮着白凝冰,直接飞升上天呢?难道说,秘典中记载有误?一时间,白家族长也搞不懂了。光阴在悄悄流逝。“古月山寨大体就是这样了。再还有,就是地下溶洞。不过那里乃是家族禁地,外人是不能进入的。”——”方源说着。他看了看夜空中的明月,又接着道:“时候不早了,二位不妨早点休息,明日才有精神破案不是?”“呵呵呵,方源家老说的极是。感谢方源家老这一路的指点,方源家老也请回吧。”铁血冷道。“既然如此,那告辞了。”方源拱手一礼,走的很干脆。铁血冷饶有兴趣地望着方源的背影,直到方源转入拐角,他这才收回视线。“若男,这个方源你怎么看?”他忽然问道。“我很不喜欢他,直觉告诉我,他背后似有阴影。”少女铁若男皱起眉头。铁血冷点点头:“我知道你有直觉蛊,能增幅自身的直觉感应。但我们破案讲究真凭实据,单靠直觉是不会让人信服的。不要太依赖你的直觉,这一次破案,你不要再用直觉蛊了。”“是的,父亲。”邓卜前文出现了一个错误“古月赤练”已经改为“古月漠尘”之前码字时,因为间隔时间较长,将这两人搞混了。造成了阅读障碍,向诸君道歉!未完待续)第一百七十四节:小神捕铁血冷又道!”现在,你来分析一下方源这个人罢。”“父亲,你是怀疑方源吗?”铁若男愣了一下,旋即又道“他是很理智很聪明的人,为我们介绍山寨时,说的每一句话都恰到好处,条理分明。嘶……”铁若男忽然微微抽了一口冷气。她皱起眉头:“刚刚没有觉得,但是父亲你现在一提醒,我发现了!这个方源太会说话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客观事实,抛弃了个人感情。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冷静述说。让人找不到他话中的把柄,也觉察不出话外的线索。他的话,很……很……很干净。”少女犹豫了一下,最终用了“干净”这个词。铁血冷点点头,又摇摇头:“他不是抛弃个人感情,任何人都有感情,就算是再冷血的杀手,也有感情。他只是将个人的感情,隐藏得很好,掌控得很好。这个少年身上,有一股魔性。”“魔性?”“不错。想想看,他在酒席上直接坦诚,说自己畏惧,不敢上战场。你说,换做一般的人,会这么做吗?”铁血冷问道。铁若鼻摇摇头:“不会的。盅师都将家族的荣誉,自身的名誉,看得比性命还要重要。但是,也不一定啊。自毁声誉的人,历史上也有很多,不是吗?”“不错。但那些是什么人呢?”铁血冷目光深邃。铁若男思索一阵,脸色有些震动:“无”不是人杰!”“正是如此。历史上但凡自毁声誉者,无非是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图谋远大和目标相比,名誉也算不得什么。另一个则是为了自保,自污而避猜忌。”铁若男双眼骤亮:“父亲你是说?”“你多想了,只是觉得这少年很有意思。可惜他只有丙等资质……………”铁血冷却道。这一夜,月光如水。方源走在无人的街道上,脚步有些沉重,却又坚定。刚刚和铁血冷接触了一番,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这铁血冷有洞悉世事的目光智谋和城府皆有深不可测的气象。他纵横南疆数十载,闯下赫赫威名,真的是一方人杰。要在这样的人面前摆脱嫌疑,千难万难。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绝对会查明真相!“现在就要拼时间了。不过,漠脉的招揽,倒的确可以利用。”就在不久前,在漠家庭院,方源狮子大开口,要娶漠颜自是可以但是却要有十万元石,十只珍稀盅虫,每一只至少都是三转。这个要求惹得古月漠尘大怒。自己要把宝贝孙女下嫁给你,你居然讨了便宜还卖乖?!而且大言不惭地索要聘礼,还如此贪婪,真的是忍无可忍!所以直接就谈崩了将方源赶了出去。方源掉头就走,没有任何的留念。他知道了漠尘的想法,就笃定他会妥协。而自己狮子大开口,无非是张口要价,坐地还钱罢了。“不过此事,利弊参半。虽然有了元石,可以喂给天元宝莲。但是自己原先退出政治漩涡的计划也被打乱了。今夜的酒席上,古月漠尘牺牲自己换取了我的政治前途。接下来,恐怕就会有各方家老的打压。”现在古月山寨的政治格局是:族长健在,双重臣之一的古月赤练身死,但赤脉并非无人,继承人古月赤城还活着,同时还有古月赤钟这样的同出一脉的家老。而漠脉死了继承人,漠尘重伤落入二阶,连家老的身份都保不住。昔日的两大势力,都落魄了。反倒是药脉,多数作为治疗盅师,处于后方牺牲较少,实力保存完好有上升之趋势。药脉原本是在族长派系里,现在却完全有了自立的资格。但不管古月药姬是选择自立,还是继续依附,想要壮大自身,都需要抢夺和吞并。而落魄的赤、漠两脉,是最好的下手对象。现在不下手,等到两大势力缓过来,就不好说了。“红尘漩涡不由己,何朝散发弄扁舟?乘风破浪三万里,方是我辈魔道人!”方源仰头望月,苦叹一声。他想要脱离这场政治漩涡,但是古月漠尘却将他硬生生地拉回去。各方的压力向他涌来,铁血冷已经开始着手破案,而另一边,白凝冰也获得了新的臂助。仿佛是在暗礁中行船,危机四伏,如何能闯出一条大道来?翌日。“什么?你说杀害贾金生的凶手,已经查到了。甚至已经被击毙?”铁若男诧异至极。今天早晨,她早早起床,开始正式地了解案情。但是没有想到,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却是凶手已经伏法。“不错。凶手是一位魔道盅师。曾经甚至要来刺杀我族新星,企图扼杀天才,结果被我族盅师当场击*。”一位家老提供线索道。“真的是这样吗?难道他直接承认,自己就是杀死贾金生的凶手?”铁若男深深地皱起眉头。在她身旁,铁血冷带着青铜面具,如雕塑般默立在一边。“这倒没有。不过,如果不是他,还会有谁呢?”家老耸耸肩道。铁若男心中沉吟:“这一切都是猜测,没有证据。但不管真相是否如此,这个魔道盅师必须调查清楚。很有可能,这就是一条直达真相的线索!”想到这里,铁若男猛地抬头:“他葬在哪里?我要开棺验尸!”破曰简陋的棺材中,躺着一具尸体。恶臭扑鼻,帮忙开馆的家奴和蛊师,都嫌恶地躲得老远。铁家父女却仿佛闻不到似的,铁若男双眼更是亮起一层光芒极为感兴趣地俯身探手。人的尸体上,残留着许多痕迹。很多时候,一两处微小的痕迹,却是直指凶手的铁证!这具尸骨上,有许多的伤痕,依稀可见此人的相貌,身上也穿着他原先的服饰。铁若男翻查半天,这才意犹未尽地站起身来。“有什么收获吗?”铁血冷轻声问道隐隐考较。“古月一族认为这人极有可能就是杀害贾金生的凶手,因此将这尸体保存得很好。这具尸体大有问题。”铁若男答道。“他是个中年男性,右臂比左臂粗壮,双手都有一层厚厚的老茧。老茧的分布情况,却并不一致。他身上伤痕累累,致命伤很多,临死之前有过一场剧烈的激斗。但他身上,暗伤也有很多。尤其是左脚缺了三根脚趾,这是许多年前的伤口了。”说到这里,铁若男推断道:“他身前很有可能是个猎户证据有很多。左右不对称的体格,还有手上的老茧,都说明他是经常开弓之人。他身上有许多野兽的爪痕和牙印,常和野兽打交道。他身上的服饰穿着,也并非正统盅师。尤其是他脚上的草鞋更有意思,编织草鞋的草是竹麻草。这种草只伴生于青矛竹周围。而青茅山盛产青矛竹,除此之外,方圆千里,都没有竹麻草。”“你的意思是?”铁血冷追问一声。“这人在成为魔道盅师之前,必是一位猎户。从他身上的穿戴,极有可能就是青茅山此处的土著猎户。”铁若男眼中精芒一闪。“何以见得是这里的原住民呢?如果是草鞋,他很有可能是杀了这里的村民,自己穿上的。“铁血冷故意反驳道。“不是这样的。在所以的服饰中鞋很特殊。若是抢来的,大多都不合脚。但你看他的这双鞋,不仅异常合脚,而且编织紧凑,甚至是量身定做。他的左脚缺了三根脚趾,左脚的草鞋就相应地短了一截。他这脚趾伤口,齐根而段锐利非常。我猜测,极有可能是多年前误踩了陷阱所制。”铁若男道。铁血冷不置可否,没有肯定什么,也没有批评什么。正如他先前所说,一切都交由铁若男去破案。铁若男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有了这层推断我们完全可以去周围的村庄,进行排查。也许能发现更进一步的线索呃!”正说着话少女忽然神情一僵。她猛然想到,这青茅山刚刚经历了一场狼潮浩劫,就算是山寨都损失惨重,更何况山脚下的这些村庄?她想要凭此方法,调查出此人的身份和情报,恐怕希望很渺茫了。“但就算是希望渺茫,只要有成功的可能,我还是要试一试!”少女首次独立破案,干劲十足。然而大半天的时间过去,她铩羽而归。这一次的狼潮,是有史以来最庞大恐怖的一次,一些村庄甚至没有任何幸存者。这给她的调查带来了非常大的困难。“这条线索算是断了。接下来你要怎么做?”铁血冷适时问道。少女咬牙,语气透露着倔强和顽强:“不,还不算完。父亲你不是也说过,真正的线索,其实就隐藏更深处,只要继续挖掘,就会出现。”“这个魔道盅师的死,透着蹊跷。首先,他为什么要袭击方正呢?方正在什么地方惹到了他,令他奋不顾身,在重重强敌之中,还要拼死刺杀?其次,他是本地人的身份。但是为何死亡之后,却无人认出他来?”她这番话,令铁血冷都不禁侧目。“孩子,你真的长大了。”神捕感叹一声,语气唏嘘又有欣慰。第一百七十五节:压力渐生你问我为什么那惠师来杀我”我怎么知道!”面对铁若男的提问,方正眨眨眼,很是无辜。“若是你做了一些事情,真的希望你不要隐瞒。因为很可能你无心的一句话,却对破案产生巨大帮助。”少女诚恳地道。方正摇摇头:“我也纳闷呢,那段时间我都在闷头修炼,怎么就招来刺杀。不过事后,身边的人替我分析,这魔道蛊师很有可能受到其他两家族雇佣,特意来扼杀我这样的新星。你也知道,白家和熊家,向来都对我古月家很仇视的。尤其是熊家最有嫌疑,他们曾经就招揽吸收过魔道蛊师。”“熊家么……”铁若男听了不禁有些丧气。熊家已经被狼潮吞灭了,看来这条线索又断了。然而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声。“快看,那不是熊家寨的人吗?”“熊家寨不是被灭了,怎么还有使者前来!?”熊家寨使者的出现,引发了一场波及整个山寨的波澜,人们议论纷纷。很快就有消息,从家主阁传出。“熊家寨还有大量的幸存者。”“他们是主动撤离的,利用了先祖留下的一只蛊,同时隐去了许多人的身形,瞒天过海了!”“这群混账东西,消极避战,让狼潮蔓延到我们这边来”“哼,熊家这些人五大三粗,其实心中阴险得很。想要借助狼潮,来削弱我们。太卑鄙了!”古月族人皆义愤填膺。熊家使者的出现,令青茅山的整个局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以为今后将是白家和古月家的双雄之争,没有想到,仍旧是三家争霸。不过,想想也释然。熊家寨是屹立数百年而不倒的家族,同样怀有底蕴。哪一家没有老祖宗,没有压箱底的手段?熊家使者走后,古月博立即召开家老议会。“熊家寨的这些狗崽子,真不是个东西。居然直接撤退了!”“果然不能小看任何人啊。熊家寨一直排在我族和白家之后,在青茅山属于垫底势力。但竟然有这样的图谋,今后更要当心。”“他们想要借刀杀人,借助狼潮来铲除我们。还真被他们得逞了,要不是那只狡电狈,我们未必会牺牲那么多的家老。这些人真是该死!”“要不是铁神捕出现,恐怕连两家族长都要殒命。这些人不能白白地放过他们。”“要求赔偿是必须的。是我们和白家一齐出力,将狡电狈的麻烦处理掉。但是如何索要赔偿,还需要细细推敲。”家老们你一言,我一语,商议出最后结果。古月一族将派遣使者,出使熊家寨。务必打探出熊家的虚实。若熊家强大,就得和白家联合。若熊家过于弱小,说不定就直接派人剿除,夺取他们的元泉。"“那么,谁出使熊家寨比较合适呢?”古月博扫视周围,问道,“哪位家老可担当此重任!”"堂中顿时沉默下来。家老们你望我,我望你,谁都不愿意去。现在正是内斗紧张,分派利益蛋糕的关键时刻。若出使熊家,使得自己这一脉群龙无首,被他人所趁,回来后大局已定,找谁哭去?“老身觉得,要出使熊家,必须得有一个老成持重,经验丰富,可独当一面之人。在座的诸位当中,唯有漠尘家可担当此重任!”古月药姬忽然道。古月漠尘冷哼一声,立即反驳:“要说资格,药姬大人比老夫更加深厚。尤其在人望方面,老夫望尘莫及,甘拜下风。出使熊家寨,看来还得劳烦药姬大人出力了。”“漠尘家老所言极是,我亦推荐药姬大人。”一位家老站出来。“我反而觉得漠尘大人,更为适合。”另一位家老则立即出言反驳。场面一阵混乱。古月博高座主位,冷眼看着,没有做声。药脉已经有脱离自己的意向,不在受他掌控了。所以他两不想帮,静看场中局势。这是以药脉和漠脉的首次较量。双方皆有政治盟友,可见在场下,两方首脑都做了许多的妥协,和利益交换。但总体而言,药脉更为强势一些。古月药姬的人望,以及赤脉的倾向,是造成这个局面的主要原因。古月博冷眼旁观,将个人阵营都暗暗记在心头。作为族长,他当然不希望看到大权旁落,这些家老都是他的对手。但他决定先静观其变,隐而不发。“漠脉掌握的资源和权柄太多了,又丧失了继承人,因此药脉才急着跳出来,想啃上一口。所以这场争斗的关键,就在一个人的身上。”古月博暗暗思量,将目光移到方源的身上。方源一直端坐在位置上,沉默不言。“看来这个方源和漠脉走的还不是很近,还没有达成利益一致的协约。否则早就出声相助了。这是否是我的机会呢?”古月博不禁寻思。但就在这时,方源忽然从座位上直接站起来。他的这个动作,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然后他一语惊人:“出使山寨,事关重要,关系到我族兴衰存亡。我愿请命,担当出使之责,为家族探尽熊家虚实!”“方源竟然主动要求去?”“他这是什么意思?他是真傻还是假傻?不怕回来时,利益已经被瓜分光了吗!”众家老纷纷流露出惊疑之色。方源自有其打算。若是出使熊家寨,或许能寻找到机会,将三家冲突挑起。即便不能,也有离开的机会。“等一等!谁都能担当使者,惟独方源不能!”大门忽然打开,铁若男一马当先,径直闯入。方源侧身回头,瞳孔微微一缩。就看见铁家父女迈步而来,同时身后还跟着两人,一位和方源相貌酷似,正是他的弟弟古月方正。另一位则是古月江鹤。“不知铁神捕此来,有何见教?”古月博站起身来相迎,他语气有些不悦。这是古月家族内议,你们怎么能直接闯进来。“古月族长,以及诸位家老,小女已经调查出来,那个曾经袭杀古月方正的魔道蛊师的真正身份。”铁血冷开口道。“哦?是这样……。”“那个魔道蛊师,不就是熊家寨指使的么?”“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内幕不成?”“不错。这名魔道蛊师的真正身份,其实是山脚村子中的一名猎人。只是机源巧合,成了一名魔道蛊师。他名叫王二,之所以袭杀古月方正,却是因为方正的亲身哥哥方源!”说着,铁若男紧紧地逼视方源。“哥哥,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一旁的方正,攥紧拳头,眼中流露出一股愤怒。“小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古月漠尘声音低沉下来。“难道说,是方源雇佣了这魔道蛊师,来刺杀他的亲身弟弟方正不成?”古月药姬稳含〖兴〗奋之色。就连古月博也面色动容,在座位上微微调整了姿势。"“你们想岔了。”铁若男却摇头,“〖真〗实的情况,是方正滥杀无辜,杀害了王老汉一家,引起王二的报复。但王二并不知道方源有一个胞弟,他将方正误认为是方源,因此出手袭杀报仇。”"“小姑娘,凡事要讲究证据的。”有家老开口道。“我当然有证据。古月江鹤,请你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吧。”铁若男有备而来,并不慌乱。古月江鹤叹了一口气,他畏惧地看了铁家父女一眼,哆哆嗦嗦地走上前来,然后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哭号起来:“这是属下失职,请族长责罚!”古月博脸色阴沉如水:“有什么事情,你先说出来。不得有任何一丝隐瞒!”当初,方源杀死王老汉一家,正是古月江鹤的管辖范围,被赶到现场的他发现。因为考核评价的缘故,他将这件事情压了下来,隐瞒不报。没有想到,今日东窗事发,被铁若男捅破。“事情是这样子的……”江鹤结结巴巴地说下去,内容倒没有添油加醋,十分朴实,符合实情。此时此刻,他不敢撒谎。方源也是家老,他亦不敢夸大其词。“没有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子的!”“方源杀了王二的父亲,王二来报复,结果找到了方正。原来如此……。”“方正是受了无妄之灾啊,替方源挡了一劫呢。”众家老窃窃私语。方正将拳头攥得更紧,心中有怒火在不断地升腾,他终于忍不住,对方源低吼起来:“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子草营人命呢。那老人和女孩,都是无辜的凡人,你怎么能下得了手?!”面对弟弟的职责,方源无动于衷,充耳未闻一般。古月方正并不是重点。方源看向铁家父女。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挖掘出这层真相,真不愧神捕之名。不管他们用了什么蛊虫,何等手段,能令江鹤屈服,主动揭露出自己的秘密,的确是有本事。这样的本事,让方源更加笃定,他杀死贾金生的事情,必然会被铁家父女揭破。这只是时间问题罢了。毕竟这是蛊的世界,可以用蛊来作案,亦可以用蛊来破案。压力渐生啊,(未完待续)第一百七十六节:牺牲的觉悟“方源家老,你残杀甚老汉一家的事情是属实的么?”主位上,古月博沉声问道。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方源的身上,少年家老冷笑一声:“的确是属实的。”古月方正心情沉痛地闭上双眼。他虽然斩杀了许多电狼,但从未伤及人命。在他听到方源亲口承认



          最新章节:第521章 阿根廷甲级联赛直播

          更新时间:2021-06-13 12:24:07

          费德勒赛程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网球赛程
          第567章 怀旧服和tbc
          第566章 美国队赛程
          第565章 女排全运会赛程比赛表
          第564章 17-18赛季nba赛程
          第563章 英雄联盟s联赛
          第562章 抑郁症对声音特别敏感怎么办
          第561章 卖出的股票要
          第560章 斯诺克赛程
          费德勒赛程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朱元璋到谁当皇帝
          第2章 沙特足球联赛
          第3章 wta珠海赛程
          第4章 皇马埃尔格拉
          第5章 皇马12冠纪录片
          第6章 昆明项目公司
          第7章 赛程表
          第8章 英格兰甲级联赛
          第9章 李丽莎欧洲杯54p
          第10章 新的疫情疫苗
          第11章 欧洲杯c罗
          第12章 2017中超赛程
          第13章 600313
          第14章 女排亚锦赛2019赛程
          第15章 科比和加索尔表情
          第16章 上海男篮赛程表
          第17章 虎牙京东杯赛程
          第18章 日本联赛排名
          第19章 2014年季后赛
          第20章 欧冠手机直播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66036章节
          第549章 北京体育频道在线直播
          第550章 皇马比赛直播频道
          第551章 欧洲5大联赛
          第552章 郭艾伦哭了吗
          第553章 省考笔试成绩公布如何准备面试
          第554章 金杯赛赛程
          第555章 特斯拉视频马斯克
          第556章 19欧冠抽签
          第557章 nba夏季联赛丁彦雨航视频
          第558章 陪嫁十金指的是什么
          第559章 2012年欧冠半决赛
          第560章 中乙联赛最新消息
          第561章 09年欧冠决赛巴萨曼联
          第562章 1819欧冠赛程表
          第563章 青凤和伍六七cp
          第564章 光辉职业联赛专属皮肤
          第565章 农村房类型房产
          第566章 福泉轻钢别墅装修
          第567章 中国足球联赛分几级
          第568章 山河令直播张哲瀚
          穿越重生相关阅读More+

          意大利甲组联赛赛程

          张顺木

          cba山东赛程

          袁敬舜

          2017伦敦世锦赛赛程表

          李雅青

          女排大冠军怀赛程

          杨智钧

          lol赛事赛程

          王彦志